《金刚经》分享 3同一互动无相分第九。

无得无说分第七

译文参考自六祖讲《金刚经》。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?如来有说法耶?”
须菩提言:“如我解佛所说义,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亦任来定法如来而说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法都非可取,不可游说,非法、非非法。所以者何?一切圣贤皆因管为法而起距离。”

解读是私房小的一得之见。

译文:
佛陀又问:“须菩提!你意下如何?如来就证得了无上正等正觉吗?如来真的说过什么法乎?”
须菩提回说:“据我所知佛所说法之义理,没有固定的模仿可以称呼无上正等正觉,也无永恒的法为是若来所宣说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要来所说的法义都未得以执取,也未可知因此语言诠释,它不是法力,也非是休佛法。为什么吧?一切圣贤都因为以所知之无为法方面,因证悟的深浅不同而发出深浅的反差。”

第九品是延续本着“无相”的讨论。

依法出生分第八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若人载三千很主世界七宝,以用布施,是人所得福德宁也多无?”
须菩提言:“甚多,世尊。何以故?是福德就非福德性,是故如来说福德多。”
“若复有人吃斯经中,受持乃至四句偈等,为人家说,其福胜彼。何以故?须菩提,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。须菩提,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。”

【原文】

译文:佛陀又问:“须菩提,你的意如何?如果有人用充满三千万分本社会风气之七宝来做布施,这个人口所取得的福德,多无多呢?”
须菩提报说:“很多,世尊。为什么也?像这种福德只是虚幻相,并无是不生不灭的福道实相,所以只要来只能说福德多。”
佛陀又说:“如果有人,能够真诚相信这个经中的大义,甚至只是用四句子偈语来为他人解释说明,他的福道而高过用充满三千生主社会风气七宝来布施所取的福德。为什么吧?须菩提,过去的今天的未来之浑诸佛,以及诸佛无论上正等正觉法,都是自这部经典出生的。须菩提,所谓的佛法,其本性并非有,故非佛法。”

    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须陀洹能发是念,我得须陀洹果不?”

一相无相分第九 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须陀洹能犯是念,我得须陀洹果不?”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须陀洹名为入流,而无所入,不入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是名须陀洹。”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斯陀含能犯是念,我得斯陀含果不?”
须菩提言:“不为,世尊。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来,而确无往来,是名斯陀含。”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那含能发是念,我得捧场那含果不?”须菩提言:“不为,世尊。何以故?阿那含名为不来,而确无不来,是故名阿那含。”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罗汉能发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不?”
须菩提言:“不呢,世尊。何以故?实无有套名阿罗汉。世尊,若阿罗汉作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,即为展示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世尊,佛说我得无诤三昧,人遭到极其第一,是首先去需要阿罗汉。世尊,我非发是念,我是离欲阿罗汉。世尊,我而犯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,世尊则免说要菩提是笑阿兰那行者。以须菩提实无所行,而名须菩提,是笑阿兰那行。”

须菩提言:“不呢,世尊。何以故?须陀洹名为入流,而无所入,不入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是名须陀洹。”

译文:佛又咨询:“须菩提,你意见如何?你觉得说明得必须陀洹圣果的修行者,会要命由‘我已证得须陀洹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须菩提对:“不见面的,世尊。为什么呢?因为须陀洹叫做初入圣如来因地道的流,而实际上并凭所符合,不入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虚幻中之从事,什么吗从没,只是称做须陀洹。”
佛接着问:“须菩提,你的意思怎么样?你道证得斯陀含圣果的修行者,会特别由‘我就证得斯陀含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须菩提对:“不见面之,世尊。为什么呢?斯陀含的底意思是一往来,而实际上而是无所往来的,心中已经没有来往不过往之独家,因此才让作斯陀含。”
佛又问:“须菩提,你的观如何?你觉得说明得捧场那含圣果的修行者,会怪由‘我都证实得捧场那含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须菩提对:“不会见之,世尊。为什么呢?阿那含的意思是无来,而实际上而是无所不来的,心中已经没有来不来之分别,因此才给作斯陀含。”
佛继续问:“须菩提,你出啊意见?你觉得证得阿罗汉圣果的修行者,会很自‘我一度证得阿罗汉圣果’的心念吗?”
须菩提回:“不会见之,世尊。为什么也?因为其实并无什么法于阿罗汉。世尊,如果阿罗汉生于‘我已证得阿罗汉果位’的心念,那么,就坚决于自己的相状、他人的相状、众生的相状、寿命的相状。世尊,佛说我从未人我是非之心,已经证得一切寂然平等的无诤三昧,在人备受不过第一,是首先距需要阿罗汉。但我弗作这样的思想:我是离欲阿罗汉。世尊,我若当好就得阿罗汉道,世尊就非说自家要菩提是好无诤行的修行人。虚幻中之行,什么为绝非,我必菩提实在没有任何所行,只是称做须菩提善欢无诤行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斯陀含能发是念,我得斯陀含果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来,而实无往来,是名斯陀含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,我得捧场那含果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为,世尊。何以故?阿那含名为免来,而实无不来,是故名阿那含。”

“须菩提,于意云何?阿罗汉能发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不?”

须菩提言:“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实无发生学名阿罗汉。世尊,若阿罗汉作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,即为显示我、人、众生、寿者。世尊,佛说自家得无诤三昧,人面临尽第一,是第一离需要阿罗汉。世尊,我不作是念,我是离欲阿罗汉。世尊,我而犯是念,我得阿罗汉道,世尊则无说必须菩提是乐阿兰那么行者。以必须菩提实无所行,而名须菩提,是乐阿兰那行。”

【译文】

佛问:“须菩提,我再次提问您,你道说明得必须陀洹圣果的修行者,会异常由‘我曾经证得须陀洹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
要菩提对说:“不克的,世尊。为什么呢?因为须陀洹这个果位叫入流,然而却无所入,不坚定于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六尘,证悟对五欲六尘无来破釜沉舟的境地,因此才让做须陀洹。”

佛接着问:“须菩提,你再思索,你觉得证得斯陀含圣果的修行者,会异常自‘我既证得斯陀含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
须菩提回说:“不得以,世尊。为什么吗?斯陀含所有名也‘一往来’,然而实无往来,因此才叫做斯陀含。”

佛又咨询:“须菩提,你重新想想,你觉得说明得拍那含圣果的修行者,会杀由‘我已经证实得拍那含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
必须菩提对道:“不能够,世尊。为什么吧?阿那含的意是匪来,而其实佛法又是无所不来的,心中早已没有来不来的分别,因此才叫阿那含。”

武僧继续问:“须菩提,我又提问你,你以为证得阿罗汉圣果的修行者,会大起‘我就证得阿罗汉果位’这样的心念吗?”

要菩提回说:“不可知,世尊。为什么呢?因为其实并没有什么法为阿罗汉。世尊,如果阿罗汉看好早已修成了阿罗汉果位,那么,就坚决于自身的相状、他人的相状、众生的相状、寿者的相状。世尊,佛说自己早已证得无诤三昧,是非曲直保第一,亦也罗汉中率先离欲的阿罗汉。世尊,我倘若生起‘我已证得阿罗汉果位’的心念,那么世尊就不见面说自己是只愿以林中寂居静修的阿兰那么行者。正缘须菩提并无存来修行的执著心念,只是字母也必须菩提,所以才叫是爱慕修阿兰那行的修行者。”

【解读】

1、第一个要点,佛祖提了季单类似之问题发问必菩提,归纳起来就一个题材,如果一个人口编写成正果,能够发生“我早已得正果”的思想吗?答案是免克的,如果生“我修成正果”的动机,那就算是在著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因为无编制成正果的胸臆,所以才修成正果了,因为一直都是无相。

2、第二单要点,须菩提结合自己之事例,还是于说明第一独要点的情。因为须菩提没有“我是离欲阿罗汉”
的胸臆,所以佛才说他是率先距离需要阿罗汉。因为他确实是成功了任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